123
当前位置:赢咖娱乐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阿里巴巴除了支付丁磊不玩金融了

作者: admin来源: 本站时间:2019-03-08
阿里巴巴在中国占据主导地位。因此,目前尚不清楚为何采取会计手段来掩盖其财务状况。通过按成本记录投资,阿里巴巴可能会隐含风险。该公司还可能通过微小的甚至人为制造的投票权修改来重估收益,但是重估的收益反映到股票价值的进程十分缓慢。
 
可疑的会计处理加上缺乏披露信息,意味着我们将其财务状况视为高风险。
 
GMT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研究公司,公司创始人为前野村及里昂分析员Gillem Tulloch,主要专注于亚洲上市公司已审计的会计财务报告研究,侧重其中的债务及现金流问题。
 
公司以沽空大型企业的报告打响名堂,例如其曾经狙击新加坡来宝集团(Noble Group)、马来西亚亚洲航空(AirAsia)及北控水务,其中亚航股价在报告发出后三日内跌达15%。
 
以下是GMT沽空阿里巴巴的全文翻译:
 
将投资损失计在资产负债表之外
 
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由马云和蔡崇信于1999年创立。该公司2014年在纽约上市。自2014年以来,阿里巴巴已实现人民币2590亿元的自由现金流,其中1780亿元在2018年之前转变为长期投资,约占总资产的四分之一。当阿里巴巴对被投资方行使重大影响但无法控制(通常为20%至50%的所有权)时,使用权益法进行投资。在这种情况下,标准的做法是被投资方的税后收益将被计入损益。然而,聪明的分类使阿里巴巴能够避免记录某些投资带来的持续亏损。
 
在许多情况下,阿里巴巴的投资权益是可转换优先股的形式。例如,早在2016年,阿里巴巴和蚂蚁金融收购了饿了么45%的股份(阿里巴巴占有该公司有效股权的27%)。尽管有很大的潜在利益,但阿里巴巴使用成本法而不是权益法来计算投资。因此,它没有将其在饿了么持续亏损中的份额纳入其损益表。
 
这些新企业的资本结构往往很复杂。对于具有不同优先权的每轮融资,它们通常具有非常少量的普通股和不同类别的优先股。是否应使用权益法的关键问题在于这些公司的风险和回报特征是否与实体的普通股相似。阿里巴巴声称优先股与普通股有不同的条款,而不是“实质上的普通股”。我们怀疑,在大多数情况下,优先股与普通股类似,因此应使用权益法进行会计处理。如果是这样,股权投资对象的损失可能会更高。不幸的是,阿里巴巴的确不单独披露任何与这些投资有关的信息。
 
新的会计准则可能是阿里巴巴为其投资进行更明确说明的机会。然而,该公司已决定使用公允价值豁免,并将在不按照成本计算公允价值的情况下记录其对外投资。
 
重估收益
 
阿里巴巴在增持或减持一家投资标的时,从其投资的重估中获得了巨额利润。该公司在其持股比例从60%减少至49.5%之后,在其合并阿里影业后,阿里巴巴在阿里影业的持股比例从60%下降到49.5%,2016财年阿里巴巴的这项投资录得人民币250亿元的收益(占税前利润的31%)。阿里影业的股价大幅上涨,但随后下跌至其峰值水平的四分之一左右。阿里巴巴最终在18财年将其股权价值减记180亿元。阿里巴巴最近宣布计划将其在阿里影业的股权增加至51%,这意味着它可能会重新巩固它并承认股价再次有所回升时的另一次重估收益。
 
阿里巴巴也在这种投资方面取得了其他实质性收益。2015财年,马云的私募股权公司云峰资本和阿里巴巴共同收购阿里健康54%的股份。阿里巴巴支付了7亿元迈锐宝,拥有收购股权中的70%,并获得了38%的增长。然而,阿里巴巴将阿里健康视为权益法投资对象,声称没有控制权,因为根据股东协议,各方分别投票支持他们的利益。当云峰资本在2016财年不可撤销地放弃其投票权时,阿里巴巴合并了收益,并拿到了人民币190亿元的重估收益。阿里健康公司在阿里巴巴资产负债表上的商誉为人民币490亿元。这些收益提升了阿里巴巴的股权价值,但很难理解为什么公司认为需要修补这些投资。自认定收购日期起,尽管商誉并未记录减值准备,但阿里健康的股价已经下跌。
 
阿里巴巴旗下的物流服务公司菜鸟网络成立于2013年,其财务信息和阿里并表(尽管可以说阿里在菜鸟中拥有很大股权,它本应该合并到阿里巴巴中)。在2018财年,通过认购新的菜鸟股票,阿里巴巴在菜鸟的持股比例由47%增加至51%。由于这意味着控制权的变化,阿里巴巴重估其股权并确认收益为224亿元。我们认为,不太可能出现任何实质性变化,而且收益来自人为制造的阿里在菜鸟的投票权小幅增加。
 
蚂蚁金服
 
蚂蚁金服也存在问题。它显然是阿里巴巴集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目前仍然完全脱离资产负债表。阿里巴巴已同意将其现有的利润份额转换为33%的股权;然而,由于18财年披露的信息明确表示,阿里巴巴无法控制“马云有效控制大多数投票权益”。蚂蚁金融已经从包括淡马锡和华平投资在内的投资者手中拿到多次外部融资,但目前尚不清楚实际拥有者是谁。在很多方面,这是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很明显阿里巴巴内部人士控制着这两家公司。此外,一些阿里巴巴员工在蚂蚁金服获得股权和薪酬,而一些蚂蚁金服员工则在阿里巴巴获得。潜在的利益冲突很大。
 
华数传媒
 
阿里巴巴缺乏透明度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华数传媒的奇怪案例。 2015年4月,阿里巴巴使用70亿元人民币的理财产品向一家中国的银行为马云的长期合伙人谢世煌提供贷款担保。之后谢世煌购买了华数传媒20%的股份。阿里巴巴还借给谢世煌20亿元人民币,以偿还贷款本息。这笔交易帮助阿里巴巴与华数的第一大股东(华数数字电视媒体集团)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阿里巴巴声称不是华数传媒的实际拥有人,但目前依然不清楚是否真的如此。问题在于,华数的股价已大幅下跌(自2015年4月以来下跌约80%),现在股价只是交易达成时的一小部分。阿里巴巴使用隐藏所有人身份的伙伴关系使情况更加不透明。在这种纠结的关系中,市场不清楚各方的行为能力。目前,华数传媒的架构可能是避免外国所有权限制的架构。我们怀疑阿里巴巴最终将不得不对这些资产的亏损,但阿里巴巴正在推迟这一天的到来。从整个集团的角度来看,这些交易的金额多少并不重要,但却是公司治理薄弱的另一个例子。
 
“生于2011年12月,卒于2019年3月”。近8年的生命周期,相对于网易三声、网易考拉等同门师弟,网易保险其实活得已算长寿。
 
2月15日,前中国三大门户网站之一,目前唯一能在游戏领域对抗腾讯系的网易(ETES.O)正式发布公告称,将在30天后停止网易保险的相关服务。猪年出生又以“养猪事业”一时震动同业的丁磊,最终在本命年对自己一度寄予厚望却着实长不出膘的业务下达了“宰杀令”。
 
不过,上述公告或许只是一份迟到的承认。毕竟,网易保险自2018年10月起便宣告暂停运营,而网易保险App更在一年前即停止更新版本。对于一家互联网头部公司,后者释放的信号相当明显。
 
按照相关数据推算,一家企业延续百年的概率为45%,延续两百年的概率为十亿分之一。显然,在中国,特别是在某些新崛起的产业领域,上述统计仍可能偏于乐观。为了在穿越经济周期时确保母体的存活几率,消减部分不具备竞争力的业务子单元就成为一种共识。
 
网易也不能例外。事实上,自2018年三季度以来,关于该公司裁撤部门和裁减员工的消息就不绝如缕。而网易金融正在这股漩涡的中心。
阿里巴巴除了支付丁磊不玩金融了
叶落知秋,有业界观察家一早注意到,该公司正在砍掉除支付业务以外的所有金融业务,其中包括理财、小贷以及保险业务。2018年9月,网易财经频道即停止更新——对外号称进行整改,而网易理财则于同年12月下线全部产品。
 
网易保险应是网易所关停金融业务中运营时间最久的一大板块。据悉,网易保险此前经营的主要险种包括车险、健康险、意外险、旅游险等。
 
在互联网巨头竞相进驻保险业之际,网易却选择主动退出,仅从战略考量上外界并不能充分理解丁磊的决断。“网易目前并未获得保险经纪等相关保险牌照,平台没有直接对用户理赔的功能,如果出现保险事故,需联相关保险公司以获得理赔支持。”网易保险对相关媒体如是解释。
 
这只是一种官方修辞。
 
作为网易曾经力推的业务,即便没有牌照背书,网易保险业一直努力在市场中寻求存在感。究竟是因为监管政策趋紧下的被迫放弃,还是对于此项业务盈利点失望后的主动割舍,目前网易方面并没有给出更具说服力的说法。
 
曾经互联网车险第一平台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
 
一直以来宣称“官方直销、价格透明、信息安全、理赔无忧”的网易保险,在互联网公司纷纷进军保险领域之际离场的举动,不出意外引发了外界关注。哪怕以全市场份额计,前者“人微言轻”。
 
资料显示,网易保险于2011年12月6日正式上线,是由网易公司与国内知名保险公司共同打造的一站式购险平台,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便捷、高效的互联网消费体验,功能包括车险、意外、健康险、车主VIP服务。丁磊此前在解读2014年网易一季度财报时曾表示,网易未来将重点发展电影票、彩票、保险还有理财产品等不需要物流的“轻产品”、“轻商品”。
 
2015年,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网易车险全年销售总额达6.96亿元,超越淘宝保险成为互联网车险第一平台。原网易保险产品总监张蕾曾表示:“网易保险一期首推车险,引入了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保险公司,方便用户选择和比较,并根据自身需求定制适合的保险产品,打造‘一站式’的保险平台。”
 
随着保险业务扩张,网易保险合作的保险公司也逐渐增多,包括中国平安(601318.SH)、太平洋保险(601601.SH)、阳光保险、大地车险、中华联合、中国人寿(601628.SH)、美亚保险、中意财产保险、华安财产等10余家,覆盖的险种包括车险、人身意外险、健康险、旅游险、家财险以及宠物险等。
 
目前,该平台官网仍挂着10余家险企的产品,但均显示“已下架”。据悉,已投保用户如需查询保单详情未来只能直接咨询相应的保险公司。
 
等不来的牌照
 
网易之所以选择放弃保险业务,监管或是原因之一。
 
2015年7月,原保监会发布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曾明确指出, 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销售、承保、理赔、退保、投诉处理及客户服务等保险经营行为,应由保险机构管理和负责。第三方网络平台经营开展上述保险业务的,应取得保险业务经营资格。保险机构通过第三方网络平台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应具备相应的条件,不符合条件的,保险机构不得与其合作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
 
据了解,网易一直未能获得保险经纪等相关保险牌照。同时,该平台也没有直接对用户理赔的功能,这意味着如果出现保险事故,保户需联系相关保险公司才能获得理赔支持。
 
有业内人士表示,想要销售金融产品,金融牌照必然要有。此外,在保险行业,专门从事销售的专业代理机构、专业经纪机构或互联网平台等也均须具备销售资质。而网易方面始终未能在此取得突破,也未能像同城的阿里那般通过入股方式介入险资经营。
 
事实上,从网易近年来的一系列行动来看,其关停并不只是网易保险,其正在砍掉除了支付业务以外的所有金融业务,包括理财、小贷等。
 
不妨看一下退出进度:2018年9月,网易财经频道停止更新,进行整改;2018年11月23日,网易金融向用户发出短信通知表示,因内部业务调整,网易理财将下线所有产品,下线后将不再支持资产查询及赎回等操作;2018年11月27日,网易理财在官网发出正式通知,下线产品包括但不限于灵活保、稳赢3年、增盈保、智能投顾、易钱袋、现金宝。调整时间则预计在2018年12月5日左右,不同理财产品的调整时间可能会略有差异。
 
当然不止仅限于金融子板块。春节前夕有网易员工在脉脉上晒出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并称网易严选“在除夕前通知裁员,年后还会裁30%,预计从1400人裁到900人,程序员400个人要优化一半。”随后,网易严选回应称此为不实消息,并表示“网易严选团队从未停止过引入行业人才”。
 
金盆洗手并非丁磊的风格,特别在游戏收入占到企业总营收八成情况下,新的盈利增长点始终为其关切。只是,这其中暂时不再包括保险业务。截至美东时间3月4日收盘,网易218.96美元/ADS表现较52周高点下挫33.5%,市值总计283.45亿美元。
Copyright © 2014-2019 http://www.3dah.com/ 版权所有 电话:123 地址:123